湖北省潛江市浩口第三小學,代課語文教師秦開美正在給同學們上課。她是一位細心的老師,即便批評學生,也不會把孩子帶到辦公室去。圖/IC
代課語文教師秦開美

劫持者張澤清帶到教室的自製手槍。
事發現場留下的彈孔。視頻截圖
  代課女教師成為人質之後
  劫持事件,將秦開美的身份接連轉變——教師、人質、英雄、楷模。
  在汽油、炸葯、手槍和匕首的威脅下,她有著連丈夫都意想不到的沉著。當了40分鐘人質,她成了52名學生與“恐怖分子”之間的穩壓器,任何一方情緒崩潰,災難都將一觸即發。如果沒有秦開美先期穩住劫持者,警方亦很難順利展開布控和救援。
  而此前,秦開美本是“可有可無”的人物:儘管教學出色,但因為是代課教師,她兩次被政策清退,後因學校缺人而被召回。
  多年掙著不到正式教師一半的工資,所有福利與己無關,秦開美在這所學校獃了18年。“我對它有感情。”
  英雄事跡讓她的人生轉變:每天被裹挾在媒體鏡頭之中,被車輛拉著去她都不知道的地方,趕場似地參加演講和彙報。唯獨難以回到她最熟悉的學校。
  她覺得有點累,她想擺脫被加之於身的光環,“我應該做回原來的自己,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師。”
  ■ 人物簡介
  秦開美 42歲,湖北省潛江市浩口鎮第三小學語文代課教師,已在代課教師的身份上度過26年。
  6月10日上午,身帶自製炸葯、手槍和汽油的農民張澤清闖進秦開美的課堂,將她和52名學生劫持。約40分鐘里,秦開美與其周旋,主動擔當人質,說服張澤清讓所有學生安全撤離。事後被網友稱為“最美女教師”。
  危機

  “恐怖分子”突襲教室
  接到妻子同事的電話時,張賢華以為只是個拙劣的惡作劇,“別開玩笑了,恐怖分子都是電影里的”。
  在校門口開小賣部的他,還是跑進教學樓,攔住正在下樓的孩子,“你們秦老師呢?”“老師一個人在壞人手裡”。張賢華腦袋“嗡”地一聲。
  從教室的窗口,張賢華看見,妻子被一個手持炸葯的男人緊緊扼住手腕。
  這是6月10日上午9點多的潛江市浩口第三小學。張賢華的妻子秦開美是這裡的教師。這節是六年級3班的語文課,秦開美剛給孩子們講完明朝學士於謙的《石灰吟》,詩里有兩句是“粉骨碎身渾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間。”秦老師在黑板上留下板書,“不畏艱險、不怕犧牲”。
  離下課還有10分鐘,秦開美看見教室外有個老者,“看上去情緒有些焦躁,帶著些怒氣。”秦開美以為老者是學生家長,來找犯錯的孩子。
  出門詢問,老者示意她走近些。她一靠近才發現,老者右手握著一根炸葯管,左手的手提袋里,裝著幾個礦泉水瓶和罐頭瓶。
  她一愣的工夫,老者奪步進了教室。
  “這是我自製的炸葯”,老者又指著手提袋,“這裡是汽油”,接著掀開罩衣,“這裡是手槍、炸葯,你要是不配合我,今天就和我死在這”。
  這位老者,是浩口鎮劉橋村村民張澤清。
  在成為“恐怖分子”之前,有村民稱,他是村裡的“刺兒頭”,曾因反映村支書轉賣200畝土地的問題,上訪過20多次。不久前,他與村支書許本新發生了肢体衝突,打鬥中吃了點虧。
  許本新的大女兒許東慧正在浩口三小六年級4班任語文老師,小孫女則在該校讀一年級。多位村民推測,張澤清要找的,是許東慧。
  因為某種原因,學校六3班和六4班的教室標誌牌顛倒,因此老人誤撞上了秦開美。
  一進教室,張澤清就把一個汽油瓶擰開,往地上灑,隨即抽出一尺長的尖刀,放在講臺上。
  人質

  一名教師與52個孩子
  據學生們事後描述,秦開美此時處於靠門的位置。她完全有機會逃離或求助,但當時,教室里已亂成一團。
  嗆人的汽油味、炸葯、手槍、尖刀,讓六3班的52名學生驚慌失措,尖叫聲、哭聲四起,有人躲進課桌底下,有人用書擋住頭。
  事後秦開美才知道,張澤清灌了6瓶汽油,右手握著的是一束雷管。雷管上綁著打火機,老人的大拇指,一直沒離開火機的按鈕。
  他若輕輕一按,整間教室和52個孩子的命或將不復存在。
  秦開美走回來,一方面要穩住張澤清,另外還要讓孩子們鎮靜,只要有一方崩潰,都可能引發災難。
  “你要我怎麼做,我全力配合你。千萬要冷靜,有什麼事都好說。”她先穩住張澤清。
  班裡一位女學生記得,秦老師跟同學們說,“這老爺爺不是壞人,你們不要怕,老爺爺把事情辦完就沒事了,現在把作業本拿出來做作業,沒事”。
  混亂中有孩子聽到老師的話,有學生喊:“鎮定!鎮定!”見老師在,學生們的情緒稍有緩和。
  “爺爺,你的心情我們理解,你的事會處理好的。”坐在最前排的13歲女生鄭雨桐甚至嘗試勸服張澤清,但立即被秦老師制止。“老師生怕我們說錯話會刺激他。”
  秦開美成了第53個人質。
  張澤清一把攥住秦開美的手腕,他身高一米七,秦開美一米五,強弱立現。
  “叫派出所的朱指導員過來,10分鐘內不來,咱們就一起死!”張澤清攤開手掌,上面寫著一個電話號碼。
  秦開美按要求撥電話之前,張澤清又補充,“讓他們不要帶槍!”
  報警後,張澤清開始焦躁。他把匕首塞回腰間,又擰開一瓶,把汽油灑一地。
  無心做作業的孩子們更加恐懼,第二排的胡佳妮已嚇得哭出聲來。秦開美趕緊告訴學生,“不要講話,保持安靜”。
  回過頭,她小聲勸張澤清,“能不能先把蓋子蓋上?”張澤清似乎沒聽到秦開美的話,反覆嚷:“我的事今天不解決,就一起死在這。”
  早上出門前,60歲的張澤清吃了早飯,灌溉了農田,裝上準備好的炸葯、汽油和匕首,卻唯獨忘了帶助聽器,這成了秦開美與他周旋的關鍵。
  交鋒

  兩次交涉讓學生撤離
  學校的其他人都還沒發現六3班的異樣。
  下課鈴響,鄰班的學生準備下樓做早操。秦開美利用張澤清耳背的機會,小聲告訴窗外的學生去通知校領導。
  消息爆炸式地瞬間傳遍整個學校。準備帶學生做早操的教師莊士星,最早聽到的消息是“有吸粉的人衝進學校砍學生”,老師帶著學生紛紛跑向西邊大操場避難。
  校長龔四明和隔壁班教師趕到。看見有中年男人過來,張澤清又一把攥住了秦開美的右手。
  對門外老師的談判請求,張澤清始終不回應。秦開美開始擔心學生們的鎮定撐不了多久,“他們萬一亂起來就全完了”。秦開美勸說張澤清,讓孩子們先走,老人狠命地晃頭,“一個都不能走”。
  僵持了一會兒,秦開美又說“我留下來做人質,讓孩子們離開吧。”這次張澤清答應了,但要求所有男教師不准靠近。
  秦開美事後回憶,可能是因為張澤清覺得她一個弱女子“好對付”。
  得到了允許,秦開美告訴學生,“爺爺不會傷害你們,你們慢慢走,到隔壁去做作業。”學生們兩人一隊離開教室。
  此時公安人員和鎮政府官員趕到。派出所所長和鎮黨委書記也提出了替換秦開美的要求,都被張澤清拒絕。
  直到鎮黨委副書記王林華的出現。他與張澤清此前有過接觸,張澤清同意了他的替換請求。9點40分,秦開美終於被解救。
  張賢華摟著驚魂未定的妻子在疏散的操場上時,槍聲傳來。
  11點20分許,張澤清情緒失控,將王林華逼到教室角落,把汽油潑到他身上和課桌上,並試圖按打火機。
  兩名狙擊手連開四槍,張澤清被當場擊斃。
  身份

  教學出色 卻只是代課
  10日9點到9點40分,是秦開美人生最難熬的一段時間。
  昨天,秦開美回憶,看到學生一個個走出教室之後,她才突然意識到害怕,“我很可能就走不出這間教室了”。
  極度緊張的情緒突然釋放,讓這位語文老師忘了被解救後,身邊人都說了什麼。
  她只記得丈夫把她摟得很緊;操場上脫離危險的學生們一見她,都飛奔過來,師生抱在一起。
  丈夫張賢華目睹了妻子當人質的後20分鐘,教室門口的他手在抖,他沒想到妻子能這麼沉著,也沒想到她能有這麼大的勇氣,以前妻子從來都不敢獨自走夜路。
  但在學生們眼裡,秦開美並不膽小,“我們秦老師最勇敢”。
  這種贊揚產生了倒轉,以前都是秦老師誇學生。
  學生胡佳妮說,平日,秦老師善於發現每個人的優點,每天都在班裡表揚大家,“陳俊馳字寫得好,蔡成功學習態度端正,胡佳妮愛看書”。
  學生們眼裡的秦老師很細心,一位學生說,她從不把學生帶到辦公室批評,樓道是師生談心最多的地方。
  在很多同事的印象中,秦老師平素不苟言笑。教師莊士星與秦開美關係要好,她對秦開美的評價是“善良、盡職”。
  莊士星記得,有一次,學生趙梓萱上課時發了高燒,秦開美騎自行車送她去醫院看病,又把她送回家,自己卻因為腰痛病犯了在學生家直不起腰。
  浩口三小校長龔四明證實,“秦老師的課講得好,班級成績經常名列前茅。”鎮上不少領導都想把孩子安插進她教的班。
  在該校的18年裡,業務出眾的秦開美,身份一直是代課教師。
  浩口三小有140多名教師,秦開美是七名代課教師之一。
  她有26年的代課經歷,從柳洲村小學到浩口第三小學。
  26年裡,秦開美錯過了兩次轉正,都因不合政策,一次是年齡太小,一次因年齡太大。
  湖北省有政策規定,1986年之前的民辦教師才有資格成為正式教師,秦開美不符合政策,轉不了正;第二次,省里的代課教師可以有條件轉正,但設置了年齡限制,超齡的秦開美又只能錯過。
  在副校長劉宜眼中,秦開美很少和其他同事說話,“也許是出於身份上的自卑。”
  境遇

  連續兩次“被下崗”
  作為代課教師,秦開美最早的工資是250元,後來漲到700元。去年,月薪才漲到1400元。
  秦開美的家,是一套80多平米的兩居室。房子是2008年夫妻倆花十幾萬買下的,此前的12年裡,她和丈夫共在5個房子租住過。
  2007年之前,張賢華甚至不曾辦過一張銀行卡,“因為沒有錢可以存,工資到手就開銷掉了”。
  家裡的經濟支柱是開貨車跑運輸的張賢華,一次能掙2000元,秦開美的收入根本無法支撐家庭。
  因為“非正式”的身份,去年以前,體制內教師的薪水是秦開美收入的兩倍以上。她不享受前者寒暑假的工資待遇。至於各種保險福利,統統沒有。
  為了讓家裡的生計更好些,如今張賢華身兼三職:在校門口開小賣部,在城裡賣手抓餅,還包下老家的一處小魚塘。
  很多時候,張賢華心裡不舒服,他為妻子的待遇鳴不平。“和別的老師一樣坐班,別人都有的你沒有。這些年的心酸,有時想想,真能把人說哭。”
  張賢華說的心酸,還包括對代課教師“尊重上的漠視”。
  幾年前,湖北省大規模清退代課教師,儘管秦開美教學出色,仍在被清退之列。被清退後沒多久,學校缺老師,又召回她,但教了一學期,她又被清退了。
  幾個月後,第二次下崗的秦開美又收到學校的召回通知。這讓張賢華很惱火,“清退就清退,連著兩次趕人走,讓你來就來讓走就走,這不是不尊重人嗎?”
  秦開美忍了。“快40歲了,除了教書我還能做什麼呢”。
  中間,縣城曾有一所私立學校以2000元的月薪聘請她,被秦開美拒絕了。
  她念舊,不願離開這所獃了十幾年的學校,“校里的游泳池都是我跟著老校長他們一起挖的,每棵樹都是我們親手種的。”
  身邊也有別的代課教師“自謀生路”,通過種種關係成功轉正,但26年裡,秦開美連教委的門都沒進過。
  楷模

  “我真擔不起那麼高地位”
  生命中最漫長的40分鐘,也讓秦開美的人生髮生轉折。
  她的身份在一天之內頻繁轉換,代課教師、人質、英雄,最終成為了楷模。
  6月10日至今,秦開美估計,她接受了至少六七十家媒體的採訪,同時還要接受政府表彰。此外還要寫事跡彙報材料和演講稿:政府為她組織了宣講活動。
  6月13日,秦開美曾返回學校繼續上課,但課堂內外擠滿了記者,正常的一堂課,被相機和攝像機“閃”成了“公開課”。
  每天都受訪到深夜才回家,“對著不同的媒體重覆一樣的話,兩個嘴角起泡了。”靠在客廳的沙發墊上,秦開美捂著腰,不想動彈。
  6月14日的新聞發佈會,潛江市委宣傳部表示,接下來將以“愛與勇氣”、“責任和擔當”為主題,組織下一輪針對秦開美和王林華的宣傳報道工作。
  這樣的態勢讓秦開美無奈,“我現在真的累了,我不想、也不喜歡當知名人物,這兩天特別想逃回教室。”他用了逃字。
  秦開美甚至想擺脫加在自己身上的光環,“很多媒體和網民都說我是英雄,我很慚愧,一個老師就該保護學生,我只是做了應做的事,真沒必要把我捧到那麼高的地位”。
  在潛江人看來,秦開美的確是出名了。只要提到秦老師,鄰居都會說,“她這次出名嘍,肯定能轉正了”。
  輿論漩渦中,秦開美仔細思考過她的職業前景,“這兩天想過了,我還是應該做回原來的自己,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師”。
  秦開美承認,事件發生後,不少人都呼籲給她轉正,她也想過轉正的可能性,但很快又自我否定,“畢竟政策擺在那,我不符合條件,況且這麼多年了,轉不轉正無所謂,淡然了”。
  日前,潛江市政府相關人士透露,目前秦開美的轉正問題正在討論,已經提上了日程。
  作為丈夫,張賢華比妻子更渴望回歸平淡。“魚塘的魚這兩天死光了,我剛買了打氧機回去,市裡的人又開車來把我接走了”。
  “政府讓你去,人家是為你好,不去不行。”張賢華現在唯一的意見是,正讀高二的女兒也開始抱怨生活受到了影響。
  發佈會間隙,秦開美私下表示了對影響教學的擔心,“我的學生們馬上就要參加考試了,現在只能儘量讓學校幫忙協調”。
  離開發佈會時,一家電視臺的記者追問,“能不能再回憶一些你關愛學生的小故事?”秦開美對著攝像機說,“我只是個最普通的老師,做了最普通的事而已,讓我回憶關愛學生的故事,我真的想不起來更多了,實在抱歉”。
  新京報記者 胡涵
  實習生 羅婷 湖北潛江報道
(原標題:代課女教師成為人質之後)
(編輯:SN067)
創作者介紹

ivana

oy59oyjc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