證監會主席G2000肖鋼。圖/CFP
  講到證監會在資本市場的作用,我想引用一位有名的人士講的,資本市場有一個五指理論。大拇指是投資者,老大。食指就是券商,也可以理解為其他中介機構,會計師事務所、律師事務所等等,中指是媒體,為什麼這麼說?你們一定要客觀、中立。上市公司是無名指,證監會是小指,最小。所以它的作用應該是這借貸麼一個地位。
  雖然證msata監會是小指頭,但是我們拜佛的時候,小指頭是離佛法最近的,要借用法律的力量形成它的職責。
  ——證監二胎會主席肖鋼
  “註冊制改革牽一發而動全身”,昨日中國證監會網路行銷主席肖鋼首次開腔談股票發行的註冊制,稱實行註冊制需要配套改革,還權於市場,還權於投資者。上一周十八屆三中全會剛剛將註冊制寫入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(下簡稱《決定》)。
  市場化改革須以法制化作保障
  “市場化”成為肖鋼在《財經》年會演講的主要內容。肖鋼稱,目前還將中國資本市場改革第一位的取向定位市場化,是因為其運行機制還沒有完全市場化,“更為重要的是,圍繞著資本市場的生態環境也沒有市場化。”
  從中國證券市場的發展來看,A股市場最初是帶有極強的政策目的而設立的,早期的股票發行上市,是通過向各個地區分配指標來實現的。最近十餘年來A股開始逐漸向更市場化的方向轉變。
  肖鋼認為,市場化的改革必須以法制化來作為保障,市場化也必然要求國際化,只有資本市場的雙向開放,通過引進來、走出去,才能進一步促進市場化。
  不過肖鋼稱,推進資本市場國際化,並沒有打算現在就開國際板,“我認為現在開國際板的條件還不成熟。”
  在市場化中,證監會該扮演何種角色,肖鋼表示,大拇指是投資者,食指是券商等中介,中指是媒體,上市公司是無名指,證監會是小指。他認為,證監會要簡政放權。
  註冊制不等於證監會放鬆監管職責
  寫入《決定》的股票發行註冊制在近期成為市場關註的焦點,肖鋼昨日也著重提及了這一問題。
  肖鋼稱,註冊制改革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改革,需要修改現行證券法,也需要市場參與主體,包括會計師、投資銀行有能力去做調查。
  他也認為,中小投資者的保護要加強,這需要司法制度改革特別是民事賠償制度的改革。
  肖鋼特別提到,註冊制不是登記生效制,不是一個公司登記一下,市場就生效了。他認為,註冊制也不等於證監會的監管職責放鬆了,而是它的方式有很大改變。
  此前華生等經濟學家也表示,雖然國內對註冊制目前還沒有明確定義,但如果按照從實質審核向形式審核轉變,監管者還是要起到很大作用。
  這種監管職責的“方式改變”肖鋼在演講中亦有透露。他說證監會將對發行人信息披露的準備性、全面性、及時性進行審核,但不對公司的投資價值和持續的盈利能力做出判斷,“這是真正的還權於市場,還權於投資者。”
  ■ 看點
  “證監會是小指,要借用法律形成職責”
  “大拇指是投資者。食指是券商等中介,中指是媒體,上市公司是無名指,證監會是小指。”肖鋼昨日用“五指論”來形象描述證監會的作用。
  這一說法最初是由中國證監會國際顧問委員會顧問、臺灣人士戴立寧提出的。
  按照戴立寧提出的這一說法,起決定作用的是投資者,而作為無名指的上市公司,沒有其他指頭的幫助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動作。
  肖鋼在重新闡述時說,“證監會是小指頭,但是我們拜佛的時候,小指頭是離佛法最近的,要借用法律的力量形成它的職責。”
  肖鋼認為,要進一步簡政放權,還要轉變職能。證監會要維護公平、公正、公開,維護投資者,特別是中小投資者的權益。
  此前肖鋼在今年8月也曾撰文,稱證監會職能將從審批轉向監管。他也多次撰文呼籲,增強證監會的監管隊伍和力量。
  【熱點解讀之城鎮化】
  未來不應區別農村人、城裡人
  【摘錄】
  《決定》提出,城鄉二元結構是制約城鄉發展一體化的主要障礙。要加快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,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,推進城鄉要素平等交換和公共資源均衡配置,完善城鎮化健康發展體制機制。
  對於十八屆三中全會《決定》提出的“打破城鄉二元結構”,昨日參加《財經》年會的與會專家社科院副院長李揚、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認為,未來不應區分城鄉,這是重要的理念變化。
  李揚表示,城鄉一體化是此次三中全會提出的一大亮點,城鎮化在城鄉一體化框架下來推進,理順了關係。他認為,中國的身份限制是很落後、很原始的制度。且城鎮化在沒有強調城鄉一體化時,已經走上“邪路”,沒有真正從農民的角度考慮問題。他希望到2020年,中國沒有農村人、城裡人這樣的區別。他還表示,提出城鄉一體化的任務後,能夠進一步提高土地利用效率。
  曹遠征認為,過去講城鎮化、城市化,多是探討城市怎麼幫助農民解決問題。現在談城鄉一體化,核心問題是如何將公共服務深入到農村去。他也認為,未來不應該存在城鄉的區別,不應該有農民身份問題、三農問題,城鄉居民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,這是很重要的理念變化。有了這個變化,農村居民既有平等身份,又有平等的財產權利。
  【熱點解讀之土地制度改革】
  土地改革中地方債是潛在麻煩
  【摘錄】
  《決定》提出,要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,改革完善農村宅基地制度,建立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,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讓、租賃、入股,實行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、同權同價等規定。
  對於三中全會文件中提到的土地改革事項,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表示,要素市場中最核心的土地問題第一次被提出來,包括集體土地的流轉,農村宅基地所有權保護以及轉讓等問題,這是35年以來的重大突破。
 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吳敬璉昨日表示,過去我國土地改革確定為兩個主要的權利,一個叫田體權,就是所有權;另一個叫田面權,就是使用權。這次文件就是將後者確定下來。他還稱,土地改革後農民雖然得到了更大的財產權利,但是這種改革會對舊的體系產生衝擊,尤其是地方政府目前已有的巨額債務是個潛在的麻煩,需要引起註意。
  他說,土地產權制度又和土地財政相關,土地流轉改革會帶來地價上升,地方政府土地財政會受到很大影響,現有的這套城鎮化的辦法就會有問題了。目前,地方政府資產負債率很高,有很大風險;即使將來的地方財政平衡可以解決,現在已有的巨大債務怎麼處置也是個問題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吳敏 沈瑋青 張慧敏 陳白  (原標題:肖鋼拋“五指論” 稱註冊制“還權市場”)
創作者介紹

ivana

oy59oyjc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